• 您好,欢迎访问一家人心水论坛官方网站!

设置首页| 收藏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一家人心水论坛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长江中下游一些地方有句夸食物鲜美的俗语

发布时间:2017-09-17 19:01 关注次数:
 怎一个鲜字了得
  
  时间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。之于爱情,爱情可以让人忘记时间,时间也可以让人忘记爱情;之于食物,时间是食物的挚友,时间也是食物的死敌。
  
  腌腊、风干、糟醉和烟熏等等古老的方法,是通过时间赋予了食物醇厚鲜美的味道。比如东北的积酸菜、湖南的臭豆腐、徽州的臭鳜鱼、金华的蜜火腿。
  
  可是,有些食物是需要食鲜的。犹如时间会让一个女子失去窈窕的身姿、光洁的皮肤、清亮的眼眸一般,时间也会让食物失去原有的色、香味、质、韵。真是花开堪折直须折,食鲜堪食直须食啊。
  
  小时候,从菜园里黄瓜架上摘下黄瓜,顶花带刺,蒂上还渗出晶莹的汁水。有时等不及,直接用手捋去刺儿就“咔嚓咔嚓”吃了,现在想想也无妨,没有化肥农药,纯绿色无污染。有时也洗,菜园里有小井口的水井,把黄瓜系在水桶的绳子上,放在井里冰一会儿,提上来,又凉又脆,口角满是黄瓜的清香。现在,好久没吃过那么脆的黄瓜了。超市里货架上码得整整齐齐的窈窕黄瓜,像一群等待选秀的秀女,可看那没了刺儿已经发软的样子,朕总没有领她们回宫的意愿。
  长江中下游一些地方有句夸食物鲜美的俗语
  上大学时,除了奖学金,家教费是生活费的另一来源。有次给一个女孩儿补课,她家在芜湖四褐山附近,离安师大很远。周日的上午补完课,女孩儿的奶奶总是热情地拉着我留下来吃饭:“路远,你回到学校,食堂的饭可能卖完了。你看,我饭都做好了!”那时候嘴馋,觉得奶奶烧的每个菜都好吃。可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季节她做的一道蕨菜烧腊肉,蕨菜是奶奶早晨从四褐山上采下的,绿中泛紫的梗儿上顶着剔透的露珠儿,洗净焯水后拿来爆炒腊肉。腊肉经历时间和风霜,滋味悠长;蕨菜年轻而朝气,鲜嫩脆爽——犹如一对忘年之交,年龄不同却相亲相近、相补相融。
  
  宋代文人林洪《山家清供》里说:“夏初林笋盛时,扫叶就竹边煨熟,其味甚鲜,名曰傍林鲜。”初夏的竹林,嫩笋尖尖,想尝鲜的人急不可耐,在林边支一小炉,扫竹林内枯叶“咕噜咕噜”煮将起来,图的是个山岚清气。
  
  中国的饮食文化中,除了看重“傍林鲜”,也喜欢“起水鲜”。吃的也是一个“鲜”字。
  
  汪曾祺在小说《钓鱼的医生》里写道,有个人钓鱼时,搬把小竹椅坐着,随身带着个白泥小灰炉,一口小锅,提盒里葱姜作料,还有一瓶酒,看到线头动了,提起来就是一条。“钓上来一条,刮刮鳞洗净了,就手就放到锅里。不大一会,鱼就熟了。他就一边吃鱼,一边喝酒,一边甩钩再钓。这种出水就烹制的鱼味美无比,叫做‘起水鲜’。”读着读着,觉得直逼魏晋时山林中某些名士的风度。
  
  春风又来,折柳成韵。办公室里的燕子、平儿、婧和我,一起谋划去阜南曹集吃蚬子。蚬子是阜南名吃,被誉为“淮河鲍鱼”。当地人把其分为两种,有蚬子和“鲜子”之说。蚬子为马蹄状,小手指头大小,生长在洁净的河底细沙中;“鲜子”是鸭嘴状的贝类,长有两三寸至半尺。它长在河底的硬黄土里。两种河鲜均需水质良好才能生长。
  
  惊蛰以后,清明以前,是吃蚬子的最佳时节。此时的蚬子肉肥而嫩,曾有诗云:“沿淮二月柳初芽,正适河鲜出水沙。户户农闲淘蚬子,未知饕殄又谁家?”在春季吃“鲜”,莫过于吃蚬子。
  
  “蚬子”多与春韭、青椒爆炒,放入水烙馍中卷着吃,越嚼越香。“鲜子”肉保留在张开的贝壳里,上面佐以蒜泥、葱花、青椒等清蒸,还没开吃,香味便在整间屋内弥漫,让人食指大动,津唾浅溢。
  
  我最喜欢的,是那道“鲜子”做的汤。把“鲜子”肉洗净切细条后在开水中焯一下,再用淀粉勾薄芡,待锅内水开后下入,放盐、姜、白胡椒等佐料,打上蛋花,起锅时撒几段青蒜苗,滴几滴香油。尝一口,一个字:鲜!
  
  喝着喝着,忽然想起上大学时:“鲜得眉毛都要掉了!”赶紧摸摸眉毛,哈,还好,还在。
  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怀念母亲为我们营造的那些日子
微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