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好,欢迎访问一家人心水论坛官方网站!

设置首页| 收藏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一家人心水论坛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出口贸易 >

浓烈总能给人诱惑,年轻的味蕾总爱着浓烈

发布时间:2017-09-17 18:59 关注次数:
  《浓烈和清淡》
  
  我不擅吃辣,又常常抵制不住辣的诱惑。大学时和室友们常去傣妹火锅,价格适中,我们能付得起,又能解解馋,冲冲食堂饭菜带来的寡淡。麻辣的锅底,上面浮着一层红油,山河一片红的热烈,空气里飘着麻辣味儿。各种蔬菜经红油涮过,滋味十足。一群女孩子,开心地吃,不时被辣呛到,喝一口雪碧,“晶晶亮,透心凉”。也开心地笑,脸在蒸腾的水汽旁红扑扑的,嘴唇辣得犹如涂了口红——后来,再昂贵的口红也涂不出那青春的颜色了。
  
  每每买回排骨,问清炖还是红烧,儿子总是不假思索:“红烧!”红烧排骨、红烧鸡翅、红烧鱼块、红烧肉……浓油赤酱,鲜红油亮,像一个个热烈鲜艳的女子,不管不顾地明媚着。忽然明白《红楼梦》里为何用“烈火烹油”形容钟鸣鼎食之家的生活了,唯有此词,才可说尽那种热闹、沸腾、亮烈,以及,一切过后的寂然。
  
  有家小小的米线店,口味分为清淡、微辣、辣、超辣。刚毕业的那段时光,常和闺蜜一起去吃。她一进门就对老板说:“两碗米线,我的那碗要超超辣。”好像不用个叠词,就不能突出强调她对辣的嗜好。端上来,雪白晶莹的米线,鲜红细致的火腿丝,碧绿鲜艳的青菜,上面飘过一层轰轰烈烈的辣椒油,不惊味,死不休。
  
  何止是味蕾,年轻的心也曾羡慕着浓烈。中学时,羡慕那个恣意逃课的女孩,和一群人骑车穿过田野,风一样飘过,身影淹没在农田里,爽朗的笑声还在;大学时,羡慕对面寝室那群终日打“八十分”的女孩(那时没有电脑手机,无法刷屏),而我,只能把脚印留在图书馆和自习室里,因为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看得见的未来;羡慕一个把头发染成红色的女孩,顶着个红鸡冠,描浓浓的眼影,挽着男友,日子刺激得犹如一碗超超辣的米线;羡慕别人不开心时可以大声地哭、痛快地骂、疯狂地叫、放肆地摔……
  
  何时喜欢上清淡了呢?大约是胃坏了之后。高中时为了省一块蜂窝煤,中午多做一点饭,放在炉子上钢精锅的水中煨着,晚上不开火,吃那半温的饭;大学时,食堂里的饭菜总是带着一丝苟延残喘的热气;怀孕时,吐到六个月,每次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,清楚地记得,怀到四个月,体重才比没怀时重了一斤;带班主任时,晚饭都是在千百意附近小摊前凑合……胃渐渐无法承受浓烈,否则,就觉得有万千细针轻轻地刺着,不锐利,却也难忍。
  
  现在,在不用去看晚自习的傍晚,就认认真真熬粥。大火烧沸,文火慢熬。怕粥噗出来,搬一小凳,拿一本书,静静地等一锅粥熟,弥漫出香味。只要有耐心,红枣咧着嘴笑,绿豆慢慢出沙,花生渐渐变胖,红豆徐徐开花。小米粥浓郁,白米粥清甜……热热乎乎喝一碗,胃熨熨帖帖,一夜安眠。清淡,开始露出它难以抗拒的清风明月般的风韵。
  
  幼时跟随姥姥生活,她常常下一碗淡面条,什么调料都不放。年少的我常常噘嘴表示抗议,姥姥说我不懂淡面条的好滋味,吃着养胃。某一日,先生孩子不在家,自己一个人,忽然想复习复习幼时淡面条的味道。一个人静静地吃,每吃一口,就留下一种淡淡的清甜,那种淡中的甜,几乎是一种吃不出来的味道,就像古琴上一个乐句与另一个乐句之间袅袅余音一样,不集中精神就听不到了。也像行草中一个字和另一个字的之间若隐若现的牵丝,不仔细看就忽略了。
  
  一个熏风沉醉的夏日,去西湖游玩。友人请吃杭帮菜,精致又清淡,似与一个书香女子雪后长谈。因为诗词的缘故,记得其中两道菜——清蒸鲈鱼和莼菜羹。鲈鱼是清蒸的,出锅时浇热汁,汁要调得淡淡的,是为了不掩盖鲈鱼的细嫩鲜美。我对莼菜羹是一见钟情。锅里放入煮好的奶白色的高汤,烧沸,加入切得细如发梢的文思豆腐,用湿淀粉勾芡,放进刚采来不久的鲜绿莼菜,起锅时淋上麻油,一片片铜钱大小的莼菜像一枚枚小小的荷叶飘浮水面。莼菜鲜美嫩滑,扶箸挟之不起,需用汤匙舀之,及近嘴边,自然而然滑进口中。忽然明白张季鹰为何辞官归乡了,官场那么浑,不如回家吃莼。
  
  是夜,黄昏后,人定初,吃完莼与鲈,漫步苏堤。几位友人,都是少年时代就熟识的,什么都不说,也不觉得尴尬冷场,淡淡的月光下静静地流淌,淡淡的友情随意而舒适。其中一位善歌的友人忽然轻哼起少年时代的老歌,我们跟着她的声音轻轻应和。鲈鱼脍,莼菜羹,餐罢清歌戴月行。融融月,闪闪星,淡到无色有浓情。
  
  而今,闺蜜再去吃米线,换了声口:“老板,来一碗清淡的米线!”老板笑眯眯地问:“不要超超辣了?”“胃受不了,没有那么多辣,才能吃出米线本身的好吃来。”是的,过分浓烈的东西总是刺激人的感官和味觉,让人忽略了食物的本味。最近,读一本小说,一个女子,爱得浓烈,爱得彻底,爱得缠绵,爱得痴狂,爱得销魂刻骨,爱成一场最动荡的战争。从至情至性到渐渐心冷,从浓烈的迷恋到彻底的拒绝,这场战争,每个人都受尽伤害。那么浓烈放纵的爱,像在一个茂盛的田野里纵横驰骋,最后马踏乱泥,满地狼藉。她忽略了,真正的爱,应该是滋养人的,应该是让人自信、美好、舒适的,像那最清淡的一粥一饭。
  
  年岁渐长,豪华落尽见真淳,我不再像年少时那么羡慕浓烈了。吃清淡口味的饭,穿简单素净的衣,做恬静安然的人。
  
  老子曰:“道之出口,淡乎其无味。”莫言淡薄少滋味,淡薄之中滋味长。清淡的食物养人,清淡的东西长久。酒很浓,让人飘逸,也让人眩晕;水很淡,不能舍弃,永需其滋润。
  
微信号